::心趙不宣:趙顯宰網站:: 首頁
[1]2017「熱血主婦名偵探」顯宰飾演正直檢察官
  會員註冊 搜尋 常見問題 登入 Login  
回覆主題 [轉載文章] 【东篱看薯童谣】加插圖片
前往頁面 上一頁  1, 2, 3, 4, 5, 6  下一頁
[轉載文章] 【东篱看薯童谣】
珊珊
高級會員

註冊時間: 2006-10-27
文章: 13836
來自: Hong Kong
引言回覆

【东篱看薯童谣】 第三十一集

第三十一集:“我需要公主的允许,因为我是公主的,我要进行那没劲的复仇,请允许我吧。”

凶险。



被毛津抓回来的张刀,反而成了璋儿最大的威胁。

这一集,低沉的气氛一直笼罩着我,木罗须的认可的守护也没能减低它,直到璋儿磨刀,给脉度水送酒,给范虎送书,给恩贞送布,我才松了一口气,我知道璋儿终于做出决定了。
只要有决定,我就不怕,因为我知道一旦下了决心的璋儿是能从不可能中找到可能的人。

但跟公主回阿岔里的这一段,依然令人神伤。“我是公主的,所以要获得公主的允许。”堆雪人的那天要吃粥,雪地里的追逐,茅屋里的晚餐,貌似的幸福里,隐藏着巨大的悲伤。
璋儿要走的是一条艰险的路,这条路不允许有儿女情长,也许永远守护不了公主。“第一次,第一次我讨厌跟公主的爱慕,我害怕跟公主的幸福会让我退缩。”璋儿你难道真的不明白吗?
公主会允许,会等待,还会守护。



“你先进去吧,那样我才能迈开脚步。”最终目送恋人离开的,是公主。迈不开脚步的,不仅是璋儿,身后泫然欲涕的,是公主。


担心加上伤心,已经要把我的感情耗光了。


PS:就算优永以后真的对璋儿好,我也不会喜欢她的,在她那里,父亲的利益和母亲家族的利益才是第一位的。从这一集开始,她就防了她哥哥了。

PPS:现在能寄希望的,还有黑齿平,我感觉黑齿平会发现沙宅己楼的秘密。现在能寄希望的,还有扶余宣集团内部因为胜利的到来而随之而来的内讧。
威德王让四子的退隐才是正确的,中国古代兵法一直讲究以退为进,一直讲究避其锋芒,怎么璋儿不先好好研读一下呢。应该让扶余宣集团更开心一些,这也是天道的意思。

By:东篱下把酒 @ johyunjaeCHINA
http://www.johyunjaechina.com/viewthread.php?tid=5332
http://www.johyunjaetaiwan.com/thread-2572-1-1.html
From: www.dearjohyunjae.com
=== PLEASE STATE ALL THE CREDITS CLEARLY IF YOU WISH TO TRANSFER ===





珊珊 在 2008-12-05 22:25 作了第 1 次修改

_________________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
[轉載文章] 【东篱看薯童谣】
珊珊
高級會員

註冊時間: 2006-10-27
文章: 13836
來自: Hong Kong
引言回覆
【东篱看薯童谣】 第三十二集

第三十二集:“为什么太子做不到的事,璋儿就可以,不找到那个,我是不会下决定的。”

看完这一集,更坚定了我的想法:优永对璋儿的感情,不是爱。就像沙宅己楼对公主的感情一样,优永对璋儿的感情不是单纯的,不,还比不上沙宅己楼对公主的感情。优永要爱上璋儿的话,
早就爱了。

优永考虑得最多的,一直是家族利益,把木罗须和璋儿当成牵制扶余宣的力量,虽然她挽留的第三点理由说得有点羞羞答答:“还有,没有你的太学舍,我觉得有点无聊。”但这恰恰更暴露了
她的无情,既然对璋儿有男人的感情,更不该拿来做交易。虽然以后她有可能一步步受到璋儿的吸引,但那只能说是她自己不幸的宿命,我是不会同情她的。

璋儿暂时不会有危险了。

有意思的是,儒家在历史上对忠臣来说,常常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,在本剧里,却让我见识到了,儒家对奸臣有时候也一股看不见的牵衡的阻力。因为他们想要名正言顺地得到王位,
所以不会对璋儿轻举妄动,璋儿和木罗须才得以稍稍喘一口气。





因为威德王的退缩,璋儿心灰意冷,在王宫他竟然对威德王发脾气了,那个不怕死的璋儿又一次出现了,亲情和愤怒交织,许多花们对显宰这一段的演技大大赞赏,这里我就不多说了,
因为我也觉得赵显宰很成功演绎了一个伤心愤怒的璋儿。

拜谒完太子的陵墓,回来的路上,公主小施计谋,就让璋儿抱起了自己。虽然镜头只有短短几十秒,但怎么看怎么美。

“我没关系的。”

“我有关系。”多么斩钉截铁啊!

那样毫不犹豫、不容置疑的抱起来,那样一路默默走回来。公主的心中充满了甜蜜吧,她就是要让璋儿明白,璋儿还有一个女人需要守护。“需要你抱,需要你守护的我,还在身边。
虽然没有百济重要,但我还在身边。”出口花曾告诉过我,璋儿并没有因为选择王道而放弃了爱情,不,是没有因为选择王道而委屈了爱情,出口甚至说,是因为爱情璋儿才选择王道的。
我突然想起了那一句:“如果你介意我的身份,那我会成为百济的王,如果你介意我不是新罗人,那我会统一新罗。”我想,有一天公主会知道,自己的对璋儿的重要性一点都不输给百济。

璋儿累了。在爱人的床上睡了不止整整一天吧,世界上,没有哪里比这个地方更安全更安宁了。放开伤心,放开绝望,只是好好睡一觉,一旁有着世上最值得信赖的人在守着。

到此,木罗须解开了大部分谜团。那个香炉,那些箴言,刚刚跟跟璋儿的一切联系起来的时候,曾经让木罗须那么震惊过,但现在他冷静下来了。仅仅有香炉和箴言还不足以让他相信自己是受了
辅佐璋儿的天命,到底是什么?为什么偏偏是璋儿?我希望有比神石更能说服我的理由,为什么太子做不到的事,璋儿就可以,璋儿的什么,能让百济富强?

木罗须苦苦思索着,我也在思索着:是勇气、耐力、韧性吗?不对,这些阿佐也有,在倭国就有两次大难不死的经历,还是那么顽强地活下来了。是能力、胆识、决断力、义胆忠心……不,
还不仅仅是这样,想起了之前的种种表现,我认为是胸襟,是胸怀天下,以人为本的心。当然,木罗须和公主换了一个说法:来自百姓,能从百姓的角度看问题。

在今天的我们绝对不能小看这一点,当时,中国的李世民还没有取得天下,他的著名的教子名言“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”当然也还没出世,所以璋儿这个思想上的认识高度,在当时的威力绝不亚
于今天的核武器。难怪老天要选定了璋儿。所以不止是我,木罗须也是勇气倍增,他终于向王说明了真相。

By:东篱下把酒 @ johyunjaeCHINA
http://www.johyunjaechina.com/viewthread.php?tid=5436
http://www.johyunjaetaiwan.com/thread-2572-1-1.html
From: www.dearjohyunjae.com
=== PLEASE STATE ALL THE CREDITS CLEARLY IF YOU WISH TO TRANSFER ===



珊珊 在 2008-12-05 22:29 作了第 1 次修改

_________________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
[轉載文章] 【东篱看薯童谣】
珊珊
高級會員

註冊時間: 2006-10-27
文章: 13836
來自: Hong Kong
引言回覆
【东篱看薯童谣】 第三十三集

第三十三集:“百济第二十七代王威德王封第四个王子为接任阿佐太子的太子,他的名字为武强。”

一向懦弱的威德王终于决定放手一博,一旦下定决心的王,还是有一定力量的。首先,他的丧子之痛和让位之举让扶余宣暂时失去了防备之心;其次木罗须王仇白武和毛津脉度水形成了一股力
量;最后当然是最重要的公主和大哥的力量。这些力量围绕在王的身边,现在我不担心扶余宣了,本剧一直奸细辈出,扶余宣的力量往往防不胜防,但我现在不怕了,因为王的最后一击,必中无
疑。

而且现在力量的双方发生了变化,一方是化悲痛为力量,另一方是内部力量开始分化,父子之间、兄妹之间、僚属之间开始出现隙缝。所以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时刻,天道也是讲究此消
彼长的,璋儿往后的路会越走越顺了吧。

陪伴在璋儿身边的公主,已经开始让我心疼了。“所以你决定吧,我不会强求。”怎么可以对公主说出这样的话?再怎么伤心也是,又不是不知道公主对你的心意,不管你到哪里,公主哪有不追
随的道理。公主只是在你失去理智的时候,替你建言而已。

“我要去一个地方。”“王龙寺。”公主对璋儿的了解,真是到家了,所以,她的建议,璋儿哪有听不进去的道理?


虽然是深夜,王的圣旨还是有效的,“这文书由王殿仓库、太学舍仓库、司徒部仓库共同保管。”因为一切王的点点滴滴,都要写进史书里。即使是到了今天,韩国学者拼命要否认中国对韩国曾
经的影响,拼命去中国化,也无法抹煞古代韩国史学家的真实记录,何况是古代的扶余宣之流。扶余宣只知道王殿仓库的重要性,纂改文件应该是没那胆量的,因为看起来他非常在意王位的正统
性。

PS:优永挽留璋儿时说,让璋儿在她手下任三品官,她觉得挺不错了吧,可笑的是优永却不知道,就算太子的位子,璋儿也是不放在眼里的。

By:东篱下把酒 @ johyunjaeCHINA
http://www.johyunjaechina.com/viewthread.php?tid=5436
http://www.johyunjaetaiwan.com/thread-2572-1-1.html
From: www.dearjohyunjae.com
=== PLEASE STATE ALL THE CREDITS CLEARLY IF YOU WISH TO TRANSFER ===



珊珊 在 2008-12-05 22:30 作了第 1 次修改

_________________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
[轉載文章] 【东篱看薯童谣】
珊珊
高級會員

註冊時間: 2006-10-27
文章: 13836
來自: Hong Kong
引言回覆
【东篱看薯童谣】 第三十四集

第三十四集:“叩一拜,……,叩三拜,禀报天和地,还有大海,要把武强太子册封为百济王。”

紧张。

威德王图谋这样的大事,倒也有几分胆量,让我对他刮目相看。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把刀刺进了扶余宣的肚子,扶余宣大难不死,这点倒是想到了。因为之前忍不住先查看了百济的历史,
看到威德王之后,璋儿之前,还有两个王,不过还好,这两个都是短命的王,两个人在位的时间,前后加起来也才三年。

于是就先有了宿命的观感,知道这次图谋的事情不能顺利,璋儿还要继续接受老天的磨练。这样知道了放开了也好,像威德王和阿佐说的,把性命豁出去了,反而不怕了。

剩下的,就是安心看他们怎么争斗。

两边的人都争分夺秒,为写公文忙个不休。那边写的是纷杂繁多的官职任命书,这边只有一句话不停重复:扶余宣杀害了阿佐太子。到底谁的公文威力大,明天就见分晓了。

By:东篱下把酒 @ johyunjaeCHINA
http://www.johyunjaechina.com/viewthread.php?tid=5436
http://www.johyunjaetaiwan.com/thread-2572-1-1.html
From: www.dearjohyunjae.com
=== PLEASE STATE ALL THE CREDITS CLEARLY IF YOU WISH TO TRANSFER ===



珊珊 在 2008-12-05 22:32 作了第 1 次修改

_________________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
[轉載文章] 【东篱看薯童谣】
珊珊
高級會員

註冊時間: 2006-10-27
文章: 13836
來自: Hong Kong
引言回覆
【东篱看薯童谣】 第三十五集

第三十五集:“璋啊,你最后一次叫朕为父王吧!”

木罗须说:“过一刻或者稍长一点,这一切都会结束了。”我突然有了上次阿佐太子在集市被刺那样不祥的预感,一定过不了这一刻了,眼看就要成功的传位仪式就要泡汤了。

果然,卯时的杀戮是惊人的,失去理性的扶余宣如果遇上威德王一定会当场杀了他。

接下来,威德王和扶余宣的斗争正式开始。表面看来,是强势无比的扶余宣占了上风,实际上是威德王利用手中的玉玺和诏书终于把扶余宣逼到了死角。

发给百姓的榜文,发给贵族的檄文,这一切,都是一点一点把璋儿往王位推进。

想要名正言顺,就是扶余宣的弱点。从古到今,民意一直都是天道的重要组成部分,当然更是王道的决定力量。别说是古代百济,就是在以封建专制出名的古代中国,但凡统治者上台也大都要搞
一番“奉天承运”的把戏来唬弄百姓的。

冷静下来的扶余宣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命门被人家捏在手里,贵族、平民,成了扶余宣跨不过去的坎。而威德王四十年的百济王也不是白当的,他把一切都算计到了,包括沙宅己楼对他的挟持,
威德王这一招破釜沉舟确实使局面整个扭转了,下一集肯定更精彩。

闹市上,威德王被刺杀了,看着伏倒一地的百姓,在百姓大片哀痛的哭喊声中,我痛快地想:沙宅己楼,你彻底失败了!虽然你还能蹦嗒那么几天,但你败了,败在了一个老谋深算的王手里。
沙宅己楼,这是最坏的结果,你一定要知道。威德王当着那么多百姓的面,宣告了自己一直承认的四王子才是正统的。威德王当着那么多百姓的面,陷扶余宣和沙宅己楼于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泥潭
了。现在,沙宅己楼手上沾了一个王、一个太子的鲜血,在对王权无限敬畏的古代,这一定会成为沙宅己楼心理上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接下来的内容一定是:薯童的反击正式开始。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。

By the way:他们把璋儿救出来后,来到公主这里,行都大哥到璋儿面前行了一个大礼,我就在想,公主呢,公主不用行这种礼吧,公主是谁?是璋儿最心爱的女人啊。散发榜文的时候,
公主是为了百济王子,但是在璋儿安危未明的时刻,公主的坐立不安是最真实的,不是为王子,仅仅是为了自己最爱的男人。

By:东篱下把酒 @ johyunjaeCHINA
http://www.johyunjaechina.com/viewthread.php?tid=5436
http://www.johyunjaetaiwan.com/thread-2572-1-1.html
From: www.dearjohyunjae.com
=== PLEASE STATE ALL THE CREDITS CLEARLY IF YOU WISH TO TRANSFER ===



珊珊 在 2008-12-05 22:33 作了第 1 次修改

_________________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
[轉載文章] 【东篱看薯童谣】
珊珊
高級會員

註冊時間: 2006-10-27
文章: 13836
來自: Hong Kong
引言回覆
【东篱看薯童谣】 第三十六集

第三十六集:“薯童公子你周围所有的都是不稳定的,但只有我,只有我一直在那位置。”

从璋儿回国到现在,经历了将近二十集的郁闷,至此,剧情又开始激动人心起来。

做出决定的璋儿总是最强大的。我怕璋儿的彷徨、怕璋儿的伤心,而每次他说要试试看,要成为什么什么的时候,总是最精彩的时候。

不仅想成为王,更想成为振兴百济的有所作为的王。所以下了一招险棋,也只有璋儿这样的胆识,才能做出这样旁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决定。

“玉玺只有在成为王的时候才有用,不然只是一个普通的章。”

“如果天命真的降于我身上,等我有了力量的时候,夜明珠会回到我手里来的。”

“能夺取那些力量的地方是宫;能培育这些力量的地方也是宫;能学习如何统治这些力量的地方,也还是宫。”

玉玺的出现解决了所有的问题,包括各方面的僵局:可能会出现的内战,可能会去倭国的扶余宣,可能当不成王的扶余桂,可能会被灭门的沙道光,随时可能被发现的璋儿的秘密力量,
甚至可能被刑杀的脉度水一行人……总之,璋儿的办法造就了一个多赢的局面,这就是顺应天命吧。

哈哈,璋儿和木罗须出现在偏殿的时候,除了扶余桂和扶余优永,所有人的脸色都很难看,沙宅己楼,贵族们,扶余宣,尤其是扶余宣和沙宅己楼,那是被人从后面捅一刀的感觉。不过,
薯童要的可不是他们的臭脸色,所以,我也不会仅此满足的。

难怪扶余桂的王位坐不长,天命注定的王亲自来服侍他,怎么能不折寿?

但是扶余优永的狼子野心终于隐隐透露出来了,“附加得到?其实这附加得到我更想拥有。”善花出于女人的本能,感到了一丝不安。




璋儿终于开始要“利用”扶余优永了,这是我最不愿看到的。其实公主也不愿看到,就算是璋儿,自己也不愿意的吧,得跟一个女人周旋,还是杀父仇人。

“要不我们现在逃跑吧。我总觉得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。”宫里的凶险,璋儿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吧。但我想公主更担心来自其他女人的凶险,是的,我没有用“威胁”这个词,
因为璋儿对公主的感情,没有任何女人可以威胁得到,有的,只是其他女人对璋儿的“图谋不轨”。

“无论什么时候薯童公子你想逃跑,我都会跟着你一起逃跑,只要需要我跟你开玩笑,什么时候我都会开玩笑的。薯童公子你周围所有的都是不稳定的,但只有我,只有我在那位置,
就算出现需要放弃我的情况,就算出现需要利用我的情况,也会在那里的。”这才是无怨无悔,痴心到家了,所以璋儿除了给公主一个深情的拥抱,没有什么比这个拥抱更能表达感激的爱意了。

璋儿,你早该这么抱抱公主了,这阶段,因为你的累,没有看到更累的公主,没有意识到更累的公主一直是你背后强大的后盾。

By:东篱下把酒 @ johyunjaeCHINA
http://www.johyunjaechina.com/viewthread.php?tid=5436
http://www.johyunjaetaiwan.com/thread-2572-1-1.html
From: www.dearjohyunjae.com
=== PLEASE STATE ALL THE CREDITS CLEARLY IF YOU WISH TO TRANSFER ===



珊珊 在 2008-12-05 22:38 作了第 1 次修改

_________________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
[轉載文章] 【东篱看薯童谣】
珊珊
高級會員

註冊時間: 2006-10-27
文章: 13836
來自: Hong Kong
引言回覆
【东篱看薯童谣】 第三十七集

第三十七集:“就算在这里也住手吧,不管在哪里怎么开始的,就在这里住手吧。”


璋儿和木罗须顺利进宫,仅凭独享情报这一条就把扶余宣挑拨得团团转。当然,不能高兴得太早。沙宅己楼是一个顽固的对手,因为他自己就可以做卑鄙肮脏的事情,却还要指责木罗须博士的计
谋。太学舍走廊上,璋儿和木罗须对沙宅己楼那一顿削皮剥骨好透彻啊,亏他能忍得住那样的冷嘲热讽。不过,璋儿也是为了他好,而木罗须却对他似乎更早就放弃了希望。

沙宅己楼不愿意住手,因为他已无处可去。

所以他继续想出一些损招来破坏璋儿,像打小报告施离间计这样的伎俩也用上了。不过我反而高兴让优永发现公主和璋儿的事情,我不能忍受优永看璋儿的眼神,就像当初我不能忍受金思钦用准
公爹的眼神看善花一样。还有,这样璋儿以后就可以在优永面前公开守护公主,或者说公开拒绝优永了。

我不能说优永不自量力,心太高,但她列举的那几样真心,不管是对国家还是对女人,不管是对长辈还是对朋友,璋儿没有一样可以给她的,就算最有可能的朋友吧,因为残酷的政治斗争,也是
很难的。我希望璋儿跟她没有任何缘分。

公主毕竟是一个女生,明知璋儿这一去很少机会能回来,恩贞的一句话还是让她分神了。欣慰的是,在宫里的璋儿是整天跟优永在一起没错,但他却一直认真地学习王道,表面上木罗须在教优
永,更有心得体会的却是璋儿。璋儿正在迅速成长,木罗须不吝毕生所知,也要把他培养成最优秀的王子。怎么看人,怎么优化组合去用人,怎么治理国家,甚至怎么争权夺权……

如果不是沙宅己楼的捣乱,璋儿的生活暂时就很顺利,在宫里努力学习,偶尔偷空回去见见公主就成了最幸福的事情。真的难忘进宫后第一次回来时,璋儿脸上那幸福的表情。

By:东篱下把酒 @ johyunjaeCHINA
http://www.johyunjaechina.com/viewthread.php?tid=5436
http://www.johyunjaetaiwan.com/thread-2572-1-1.html
From: www.dearjohyunjae.com
=== PLEASE STATE ALL THE CREDITS CLEARLY IF YOU WISH TO TRANSFER ===



珊珊 在 2008-12-05 22:41 作了第 1 次修改

_________________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
[轉載文章] 【东篱看薯童谣】
珊珊
高級會員

註冊時間: 2006-10-27
文章: 13836
來自: Hong Kong
引言回覆
【东篱看薯童谣】 第三十八集

第三十八集:“你没事吗?请靠在我身上吧!”

公主被优永抓到家里的时候,一开始我对导演很不满,见面的霎那,怎么能让公主那么狼狈、怎么能让璋儿表现那么不到位呢?该给璋儿一个心疼的特写的。想想又自己笑了,那是古代啊,
优永是璋儿的上司,又是他明知道的敌人。想要保住爱人,上下级的礼节又不能不顾忌,而且还摸不透优永葫芦里卖什么药的时候,难道让璋儿像琼瑶剧的男主角一样眉头紧锁一脸的
苦大仇深猛扑过去吗?哈!

其实,刚听说公主不见的时候,璋儿一下就跑出去了,那样就够了。以及,优永第一次下令杀了公主的时候,璋儿就真的要扑过去了,如果大哥没冲进来的话。还有,优永终于放了他们的时候,
璋儿赶紧解开公主的绳子,关切地询问她,拥住她,有那个劫后余生释然的拥抱,这也够了。

这件事就这样顺利结束了,公主反而觉得有点不开心,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都是因为璋儿的男人魅力,这件事才如此解决的。没错,接下来我都有点不想看了,都怪我,忍不住关注了往后的一些
剧情,七拼八凑起来的轮廓是:璋儿往后接受了优永极大的帮助,唉~我跟公主一样,打心眼儿里不喜欢璋儿受到那个女人的恩惠。

有朋友设想过:假如璋儿先遇到了优永会怎么样?我的答案是:那样的话,璋儿也不会爱上她的。

公主和优永最大的区别是:活泼开朗、以及最本质的善良。从小长在王宫——扶余宣所谓的“一出生就被诅咒的地方”,就算是这样,公主也没有学会她姐姐那样的勾心斗角,相反却保有了最可
贵稀有的品质——善良。而优永,因为是庶出,又因为家族关系的复杂,从小心理就有阴影,以至于只有心机,而没有王室的大气。除家人外,她的善良是对于璋儿独有的(也许璋儿身边的人也可
以享受到),不像公主那样心怀天下百姓。我一直不能原谅木罗须他们刚回来时,她对待太学舍学术腐败的态度,不仅是无视人,也不仅是政治斗争,那是人品的问题。

PS:喜欢本集沙道光跟璋儿的对话。

沙道光,有过当驸马的机会,有过当太子丈人的机会,都拒绝了。自认为思考方式跟木罗须最接近的沙道光,我很喜欢,不知道他以后会怎么样,至少现在他说着自己和璋儿才能意会的话,我喜
欢,因为我一直很喜欢这种有原则的老狐狸。


By:东篱下把酒 @ johyunjaeCHINA
http://www.johyunjaechina.com/viewthread.php?tid=5436
From: www.dearjohyunjae.com
=== PLEASE STATE ALL THE CREDITS CLEARLY IF YOU WISH TO TRANSFER ===


_________________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
[轉載文章] 【东篱看薯童谣】
珊珊
高級會員

註冊時間: 2006-10-27
文章: 13836
來自: Hong Kong
引言回覆
【东篱看薯童谣】 第三十九集

第三十九集:“我,对陈佳卿,是真心,真心的。”

我开始对编剧们失去耐心了。

说实在的,能创作出如此情节精彩、情感动人、气势也算恢宏的故事来,这个编剧(也许是编剧群)是了不起的,但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一定要有优永公主?或者有优永公主也可以,
为什么一定要让观众产生同情优永的观感?难道仅仅是为了能更加证明璋儿的爱情坚定?

我不会同情优永的,也不觉得她的爱情有多哀怨,多可惜。

这一集优永一直在犹豫,一直在想下个决定。我无法相信单纯的爱会是如此天差地别,要不就让他死,要不就是得到他,我无法理解这极端的两面。那么剩下的,唯有一个解释——优永的
爱一直围绕利益展开。

优永对璋儿确实有过单纯的感情,就像自己说的,这感情不知道是太学舍斗争的时候开始,还是在使臣案的时候开始的,总之发生过了。不过,那时候的优永,绝不会考虑这个的,
她甚至不愿正视这一点,因为身份及立场上的差别太大了。

但现在,优永可以考虑了,她看到了可以正视自己感情的可能性,因为她发现了璋儿的秘密。现在的璋儿是一个王子了,还是正统的。所以,优永现在矛盾的是——依附于不太可能信任的哥,
然后一辈子听命于他,还是冒险一搏,最终成为王后?优永不相信公主对璋儿的爱情,她的那句评论很有意思“我就不相信有这么纯真的爱慕,还不是自己想做王后的欲望。”我们都知道
“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”这句话,但我想说得更白一些:优永的言行,直接反映的是优永内心的思想。

父王的病情,优永比谁都清楚。

要尽快做这个决定,优永也比谁都清楚。

而优永对璋儿的感情成分,我们更应该搞搞清楚。

心神不安的公主独倚阑干的样子,璋儿在楼下看得清清楚楚,我想他深深地体会到了公主的无助,也更加确认了自己对公主的感情是没有办法改变的。我也不喜欢他对优永说“只有这个,
就算我怎么努力也是做不到的。我,对陈佳卿,是真心,真心的。”难道璋儿就是在这个凝望公主的夜晚稍微努力试过的吗?我没法忍受璋儿的这种“努力”,虽然我也知道,作为一个想要
登上王位的男人,他必须如此“努力”。


By:东篱下把酒 @ johyunjaeCHINA
http://www.johyunjaechina.com/viewthread.php?tid=5436
From: www.dearjohyunjae.com
=== PLEASE STATE ALL THE CREDITS CLEARLY IF YOU WISH TO TRANSFER ===


_________________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
[轉載文章] 【东篱看薯童谣】
珊珊
高級會員

註冊時間: 2006-10-27
文章: 13836
來自: Hong Kong
引言回覆

【东篱看薯童谣】 第四十集

第四十集:“我不相信,如果仅仅是为了你的复仇心,你怎么肯让善花公主掺和进来?”

一朝天子一朝臣。扶余宣一上台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换人了,原来当王的感觉就是这么美妙啊。这样一比较之下,觉得老天还真是有眼的,病恹恹的惠王扶余桂就不说他了,
威德王和扶余宣都是为自己打算的人,所以一个小心翼翼,一个气势汹汹。老天选定璋儿是有道理,只有他才是为百姓着想的。

沙宅己楼对璋儿的恨,当他拷打璋儿的时候,我还没感觉到有那么强烈,木罗须和公主的下跪不能打动他也不觉得奇怪,但从他打算自己向扶余宣公开自己的新罗身份开始,
我就明白他的恨有多深了。所以,到此我完全放弃这个人了。

他能明白璋儿和公主之间的感情,所以才那么恨的吧?“我不相信,如果仅仅是为了你的复仇心,你怎么肯让善花公主掺和进来?告诉我理由!”沙宅己楼的判断没错,
但他猜不到四子就是眼前这个从小就认识的人。

我不是爱挑优永的毛病,事实上,她并没有毛病,在璋儿遇到危险的时候,善花公主可以去奔波,去下跪,甚至去威胁别人,去准备拼个鱼死网破。而优永,只能在权衡中有限度地担心,
当她把山寨地图作为忠心交给扶余宣的时候,她并不知道山寨转移了没有。不过,我高兴她的这份有所保留。对,优永,你做到这一步就好了,再多我就受不了了。



By:东篱下把酒 @ johyunjaeCHINA
http://www.johyunjaechina.com/viewthread.php?tid=5436
From: www.dearjohyunjae.com
=== PLEASE STATE ALL THE CREDITS CLEARLY IF YOU WISH TO TRANSFER ===


_________________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私人訊息
[轉載文章] 【东篱看薯童谣】加插圖片
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
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
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
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
無法 在這個版面附加檔案
無法 在這個版面下載檔案
所有的時間均為 香港時間 (GMT + 8 小時)  
4頁(共6頁)  

  
  
 回覆主題  
發表回覆
主題:
文章內容

表情符號
瓊遙跪求篇 MSN表情1 MSN表情2 Bingo
MSN表情3 MSN表情4 MSN表情5 石化
頭暈目眩 感冒 暴走族撞人 愛的轟炸
萬年奸臣 無力感 翻桌 吃太飽
打瞌睡 舉紅牌 淒涼 射門
更多表情符號

加入相片
選項:



 
Powered by phpBB © phpBB Group
Design by phpBBStyles.com | Styles Database.
Content © ::心趙不宣:趙顯宰網站::